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魔都】(144-150)(完)作者:狐十三
【魔都】(144-150)(完)作者:狐十三
字数:15021


             一百四十四、交易

  「呵呵。」闵墨低声的笑著道:「嗯……好,既然你都这麽求我了,就停下来让你歇会吧。」说完他便将肉棒从苏子悦的小穴中抽出,没有了这巨大的肉棒填补,更多的淫水从苏子悦的小穴中流出。

  苏子悦本来都已经被闵墨推入了云端,他却突然抽身,苏子悦瞬间便跌落谷底,身体空虚的令人难以承受,只想著他用那粗大的肉棒将她填满。她简直怀疑闵墨是故意这麽做的,苏子悦难耐的扭动身子,催促道:「别走,给我……让我去吧……」

  「不是你说要停下的麽?」闵墨托起苏子悦那张因为情欲而显得愈发迷人的小脸,笑著说道:「怎麽这麽快就变了。」

  苏子悦不得不改口道:「你继续吧……我要……求你了闵墨……这样好难受……嗯……」苏子悦扭动身子磨蹭著闵墨的肉棒,借以慰藉自己空虚的身子。
  闵墨也被她磨得有些难耐,低低的吼了一声,便再次插进她淫水涟涟的小穴中去。他忍不住叹道:「唔……真想就这麽干死你这妖精……嗯……省得你啊……继续这麽磨人……唔……」

  那二人完全沈浸在情欲的世界中,完全忽略了周围这一山洞的女人。她们面红耳赤的听著这两个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做那档子事,有几个甚至已经难耐的想找人来消火了。头一次的,她们有些期待下一个魔物,不管怎麽说这里的魔物床上功夫都还是很持久的。

  闵墨将苏子悦抵在那里又抽插了数百下,这才满足的射了出来。这期间苏子悦又泄了好几次身,当闵墨的肉棒扯出她的身体时,她双腿一软,如果不是被闵墨及时扶住,就要跌倒在地上了。闵墨将她打横抱起,向著内室走去。苏子悦靠在闵墨肩上,有气无力的说道:「你要带我去哪?我是来找你谈事的。」

  闵墨听了她的话不禁的皱起了眉头,自己这麽卖力这女人怎麽还是想著那只狐狸的事。他冷著脸说道:「我现在没心情跟你谈事。」

  苏子悦笑著凑近他耳旁,低声说道:「我要说的这件事,你肯定特别感兴趣。」闵墨挑了挑眉毛,示意她说下去。她此刻笑的就像个会蛊惑人的魔女一般,她吹著气说道:「我发现了一个通往人类社会的出口,不知道魔王大人有没有兴趣和我谈谈呢?」

  闵墨听完苏子悦的话之後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苏子悦光是看著他这多遍的表情便觉得自己这一趟真是来对了,否则就要错过这精彩的变脸表演了。过了好一会,闵墨这才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敢威胁我?」

  苏子悦听後微微一愣,不知道他的思维是怎麽跳跃到威胁上面去的。她解释说:「没有威胁那麽严重啦,就是想做个交换条件。」

  原本抱著苏子悦的闵墨此刻一松手,要不是苏子悦反应快及时站了起来,她就要被他扔在地上了。苏子悦瞪了他一眼,却见闵墨的眼睛瞪的更大,他冲著她吼道:「如果这都不算威胁,那什麽算?我真不知道哪天你要威胁起我来,还会做出什麽事来!」

  苏子悦觉得自从获得了那神秘的光团力量之後的闵墨就好像更年期的中年妇女一样难缠、喜怒不定,她深吸了一口气,更加详尽的解释道:「你听我说,首先,我并不是出於恶意来告诉你这些的,我只是不想你伤害小狐狸精,没有别的意思。如果我想怎麽样的话,早就离开了。可是我没走,我现在站在这里想把那个出口告诉你,之後你是想将它封死或是怎麽样的,随便你怎麽处理那个地方,我都不会说什麽。但是在那之前,我想让你将小狐狸精放到人类社会去,我知道他还有同族的人在我们那边。」

  「你的消息倒还真是灵通啊,连这个都知道了。」闵墨咬牙切齿的说道:「那麽,现在说说,是谁带你去找那个出口的。」

  「还有谁能知道那里你心里也清楚的很吧,还用我说吗?其实不是他带我找的,我只问他要了一个火狐一族逃跑时的路线,是我自己找到那个出口的。」苏子悦说道。

  「你信不信我杀了他?」闵墨一拳捶在苏子悦身边的墙壁上,以泄心头的愤怒之情。

  「你不会的,豹人一族是你唯一能信任的魔物了。你不会杀了自己的左右手的,那样太不明智了。」苏子悦说到这里,她轻轻地环住闵墨的腰,将头靠在闵墨胸口处,轻声道:「闵墨,我说这些不是为了与你作对,不是为了背叛你,你明白吗?你知道回家的意义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吗?可是我没走,不单是为了救小狐狸精的命。而是因为我不想背叛你啊,闵墨。别总是怀疑我,我是那个你可以相信的人啊。你知道那天你说的话有多伤人吗,我难过了好久。」

  苏子悦说道这里,忍不住嘤嘤的哭了起来,「这麽久了,我是为了什麽一直坚持到现在的?如今都走到这一步了你又说我不配做你的妻子。闵墨,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不管是不是因为那该死的光团,你都是!」她一边缀泣一边数落著闵墨的不是:「你表面上装得对女人多温柔似的,其实你根本就不是从心眼里尊重女性的,你不过把这个当做工作的一部分罢了。你自大又自卑,简直不可理喻。你变态,就喜欢玩花样折磨人。你说话根本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臭屁又狂妄。你残暴不仁、喜怒无常、不听人劝……」

  闵墨越听下去脸色越难看,他用手托起苏子悦的头,说道:「我不过对你说了几句重话,你还要怎麽编排我才肯罢休?」

  苏子悦吸著鼻子说道:「我那些话句句属实,别人不跟你说是因为他们怕你不敢说。就我跟你说了,你还不愿意听,这就是你狂妄的一种表现形式。你都那麽说我了,我还不计前嫌,上赶著过了,我……」

  「好了好了。」闵墨皱著眉打断她问道:「你到底是来干什麽的?跟我谈事还是来说教的?」

  苏子悦眼前一亮,问道:「你终於肯跟我谈事了?」

           一百四十五、小狐狸精的去留

  闵墨抬手替苏子悦擦掉他脸上的泪珠,说道:「明明是你在骂我,怎麽自己倒是哭得那麽伤心?我要是真像你说那麽十恶不赦,你还回来干嘛?」

  苏子悦一巴掌拍掉他的手,说道:「我就不能来给自己讨个公道了?」
  闵墨叹了口气说道:「您想怎麽样,谁拦的住?说吧,你这次又想怎麽样了?」
  苏子悦一边观察著他的脸色,一边说道:「你把小狐狸精放了吧,虽然说他之前做了错事,可还是个孩子呢,实在不至於杀了他这麽严重。把他送到人类社会去吧,你也不用担心他将来会怎麽样你了。」闵墨挑了挑眉毛,示意她继续说下去,苏子悦又说道:「然後作为回报,我带你去找那个地方。」

  闵墨却摇了摇头说道:「不行,这个回报并不吸引我。你之前也说了,顺著火狐当时逃跑的路线找就能找到。我若下狠心去找,一样也可以。」

  苏子悦咬住了嘴唇,一时无言以对。毕竟闵墨诱她出来,主动权就已经掌握在他手上了。苏子悦半晌才道:「那,你说怎麽样才能让你满意?」

  闵墨上上下下将苏子悦打量了个遍,看得她不禁有些不安的向後退了几步。闵墨看了她的反应似乎很满意,这才开口道:「想来想去我也就对你这身子比较满意了……」

  苏子悦听完,脸色一下沈了下来,气道:「你之前还说了我不配做你妻子,怎麽现在又对我身子感兴趣了?我都不是你妻子了,我身子自然也和你没关系。」
  闵墨当然拉不下那个脸皮承认当时自己是说的气话,只好硬生生忍了下来,生硬的说道:「反正那狐狸的时间也不多了,明天之前你都还有时间考虑。」说话间,这二人已经回到了他们之前住的地方。

  闵墨将苏子悦送到之後转身便要离开,苏子悦叫住闵墨,道:「我还没考虑好,我明天一早再来给你答复吧,我答应了他们很快回去的,我怕他们等不到我著急。」

  闵墨头也不回的答道:「他们那边我自然会替你通知到,你就在这里考虑吧。」
  苏子悦自然不知道闵墨是怎麽替她转达的,问他他也不说。当天晚上闵墨回来的格外的早,拉著苏子悦滚了一晚上的床单,让她肯本没什麽时间考虑。苏子悦半强迫半自愿的被他拉著折腾了一晚上,到最後不得不连连求饶,这才有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而饿了许久终於饱足了的闵墨,第二天神清气爽的起床,张罗著要收拾小狐狸精。

  闵墨托起苏子悦那一张睡眠不足的小脸,说道:「那火狐的皮毛极其珍贵,加上他还算是只幼狐,就更加柔软了。看在你昨夜伺候的那麽卖力的份上,给你做条皮裙子可好?也算是留个念想了。」

  苏子悦有气无力的说道:「自从我到了你这,帮帮你做了多少事啊,你如今就这样对我。你也不想想,要不是我歪打正著的毒死了那只蝙蝠人,你现在哪可能悠哉的坐在这里说风凉话?你就是这麽回报你的救命恩人的?」

  闵墨笑著在苏子悦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说道:「我也不是没给你机会选择啊,况且……我瞧著你不是挺喜欢的吗。昨天晚上你那小屁股摇的那麽卖力,夹我夹得那麽紧,连我都快有些吃不消了。」

  「你,你胡说什麽……还不是你……」苏子悦没想到这人居然把昨天的事拿出来说,红著脸不敢看他。

  「是我胡说吗?也不知道是谁昨天晚上求著我用力干她。」说著闵墨转过身去,让苏子悦看自己身後的那一道道被指甲抓出来的痕迹,说道:「这也不知道是哪只小野猫高潮的时候抓出来的,啧啧,光是想想我这里就挺了。」他说到这,抓起苏子悦的手想自己的胯下摸去,那里果然如他说的那般昂首挺立著。说完这些闵墨便怔了怔衣服离开了,只留一句:「你等著我的皮裙子吧。」

  「等等!我答应你!」苏子悦连忙叫住他,闵墨满意的露出一个微笑,继而装作一副没所谓的模样转身对苏子悦道:「你可想好了?」

  「想好了,不过有一点,你要是再敢碰别的女人,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苏子悦咬牙切齿的对著闵墨说道。

  「你吃醋?」闵墨问道。

  「鬼才吃你的醋。带我去找小狐狸精吧。」苏子悦此刻觉得自己就像是和他签署了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一样,一点好处都没落到,还陪上了不少东西。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他肯放小狐狸精走了,这样小狐狸精以後就不用再受他控制了。虽然他一直狐妖在人界也不会太好过,但是终究要比这里自有许多的。如果他能找到他的族人就更好了,苏子悦这样想著。

  闵墨带苏子悦去看小狐狸精,他很识趣的没有跟进去,而是留给他们一个单独的空间。小狐狸精的上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见自己走了以後闵墨也没有难为他。说明闵墨还是在乎自己的,不然也不会对他这麽上心了,这多少让苏子悦感到一些安慰。

  小狐狸精见到苏子悦,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她的手指,他似乎也知道闵墨要杀死自己了,显得有些忧郁。苏子悦抱起小狐狸精放在自己的腿上,一边摸著他毛茸茸的头,一边说道:「你还是个孩子呢,他这麽对你确实很过分。不过别担心,闵墨已经答应我不会对你怎麽样了。这麽久了,一直呆在自己的仇人身边,对你来说也不好过吧?」

  小狐狸精听到闵墨不杀自己了,金色的眸子猛然一亮,可也不过一瞬间的功夫就黯淡下去了。只要闵墨还在,他的生死就永远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今天闵墨心情好了可以容下他,哪天闵墨心情不好了,他还是一样要死。

  苏子悦又继续说道:「你应该也清楚你自己的族人有逃到我们人类那边去的吧?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找他们?虽然那边也很危险,而且能不能够找到你的族人还是个未知数。但是起码你在那边才能真的获得自由,不用再仰人鼻息。闵墨已经答应肯放你走了,如果你不愿意去他也不会杀你的。你可以自己选择是去还是留。」

             一百四十六、封後

  小狐狸精说道:「如果我就这麽逃掉了,会不会很没用?」

  「傻孩子,你已经很棒了。你尝试过去反抗,并且差一点就成功了。都怪闵墨那混蛋太厉害了,这不是你的错,就算你的族人见到你也会为你而骄傲的。」苏子悦说道。

  「那我走了以後还会在见到你麽?」小狐狸精用头蹭著苏子悦柔软的胸脯,撒娇的说道。

  苏子悦沈默了,她想说多半不会了,可是最终还是没忍心说出来。而是说道:「你能帮我带一封信给我父母吗?我不著急,等你适应了那边的生活以後再寄就行。」

  小狐狸精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你帮了我这麽多,我一定会帮你把信带到的。」

  就这样,苏子悦抱著小狐狸精出来找闵墨,说道:「走吧,我带你们去找出口。」

  闵墨皱著眉头捏著小狐狸精脖子後面的那块软肉,将他从苏子悦怀中拎了出来扔到地上让他自己走路。闵墨这一次没有带任何人跟来,他和小狐狸精跟著苏子悦本以为是要直接去找出口的,没想到苏子悦却先回家去找白孔雀。那四人见到闵墨和小狐狸精都有些吃惊,闵墨的脸色更是难看,估计已经在琢磨著要不要杀人灭口了。

  白孔雀领著他们找到了那个出口,闵墨发现当初他带著豹人就是追到这里放弃的。因为那时候没有去过存放神秘力量的那个山洞,所以并不知道原来魔都还存在著这样一种石头。想到这里,闵墨心中一惊,这样的石头在魔都中究竟有多少?是不是说,魔都其实存在著许多他不知道密室或是出口?想到这里,闵墨只觉得不寒而栗。

  苏子悦递给小狐狸精一封心说:「这上面是我家的地址,如果你要是找不到自己的族人,也可以去找我的父母,我在信里有说让他们照顾你。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一定会喜欢你的。」

  小狐狸精用嘴叼著苏子悦的信,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这时闵墨开口道:「你曾叫我一声爸爸,父子一场,如今到了分别的时刻我也该送你点东西才是。」闵墨说道这里,一挥手,便将之前他从小狐狸精身上取走的魔力尽数还给了他,并且还传给了他很多自己的魔力。

  小狐狸精取回了自己魔力,便可以维持那个美少年的形象了。而且因为得了闵墨的魔力,原本头上毛茸茸的耳朵也不见了,现在的他就如人类的少年一样。闵墨说道:「如果不是你背叛在先,就一直让你呆在我身边也是无所谓的。不过想想我是你灭族的仇人,想让你安分的在这里呆下去,似乎也不太可能。也许正如子悦说的,放你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苏子悦嘱咐道:「你到了那边也一定要按照那里的生活方式来,不能因为自己有魔力就乱来,知道吗?」

  小狐狸精点了点头,然後将苏子悦搂在怀中,在她耳边低声道:「我会想你的,如果你在这里呆不下去了,就回去找我,知道吗?」苏子悦点了点头,小狐狸精又托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然後无视闵墨的杀气,转身离开了。
  小狐狸精走了以後,苏子悦忍不住哭了起来,边哭边说:「他走了我这心里空落落的,也许以後都见不到了。」这麽想著,她哭得也就越发上心了。

  闵墨看著苏子悦那可怜的模样忍不住安慰道:「说不定还能再见到呢,以後的事谁都说不好。」

  之後闵墨用结界将这个出口封印上,苏子悦想到那边就是自己的家,哭得伤心欲绝。白孔雀顶著闵墨杀人一般的眼神,抱著苏子悦轻声安慰。之後闵墨就带著苏子悦回了住处,苏子悦的情绪一直到第二天才恢复。

  苏子悦睡醒的时候闵墨已经不见人影了,他接下来一连几天都早出晚归,苏子悦没醒的时候他就离开,基本上要等她睡著以後才会回来。有时候他会让她一觉睡到天亮,但是更多的时候是不管她还在熟睡,直接提枪直捣黄龙。苏子悦为此经常叫苦连连。

  直到有一天,苏子悦一大早就被闵墨从被窝里挖出来。她睡眼朦胧的抱怨说:「干什麽啊,大清早的,昨天晚上折腾了半夜,还让不让我活了。」

  闵墨不管她的抱怨直接替她胡乱的裹上衣服,扛了出去。苏子悦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被他抱到了什麽地方,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山坡上,山坡下乌压压的站了好多人。她的瞌睡一下全都跑光了,紧张问闵墨这是要什麽。
  就听闵墨朗声道:「我,闵墨,现在宣布苏子悦为我的妻子我的王後。我要你们效忠她就如效忠我一样,今後不管在什麽地点什麽时间,她都可以代表我。即便有一天我不在了也是一样,你们明白了吗?」闵墨的声音洪亮,响彻了这片山谷的每一个角落。

  而山坡下那些魔物也都发出了各种各样的叫声,苏子悦也不明白他们这种嘶吼是代表了欢迎还是鄙视。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暗暗埋怨这麽大的事闵墨为什麽不事先跟自己说一声,结果害得她蓬头垢面的来才加这麽郑重的册封仪式。
  其实这也没有苏子悦想的那麽正式,基本上闵墨说完这些以後大家就都各自散了。别说王冠了,甚至连个花环都没给苏子悦。闵墨将苏子悦送回到住处,便又要往外走,却被苏子悦叫住:「闵墨,你给我站住!不解释清楚了你今天别想出这个门。」

  闵墨看著她,似乎是在等她提问。於是苏子悦问道:「你不是说我不配做你妻子吗?怎麽现在又变卦了?」

  「气话你也当真?」闵墨不紧不慢的反问道。

  苏子悦心底的火蹭的就窜了上来,冲著他喊道:「你说了那麽伤人的话,一句气话就算是解释了?你倒是挺会想的啊。再说了,我还没答应当你的王後呢,你就单方面的公布出去了,这算什麽?」

  闵墨好脾气的搂住苏子悦,让她坐下,然後说道:「乖,别生气,对孩子不好。」

             一百四十七、怀孕

  「孩子?」苏子悦还一时没反应过来,刚要反问哪来的孩子,这才顿悟过来,改口问道:「你是说我怀孕了?」

  「不然还能有谁?听话,再睡一会吧?」闵墨就好像什麽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地说道。

  苏子悦冷著脸问道:「多久了?」

  「时间不长,也就几天前吧。」闵墨说完将苏子悦抱回了床上,说道:「你这几天瞌睡的厉害,再睡会吧。」

  「你这麽著急对外宣布我的事是不是就是因为我怀孕了?」苏子悦躺在床上背对著闵墨问道。

  「没有,之前一直在忙这事,赶巧了。」闵墨从善如流的回答,似乎早有准备。

  「你明知道我都怀孕了,昨天晚上你还拉著我做那事,你疯了吧。要是宝宝出事了怎麽办?」苏子悦依旧不依不饶的找茬道。

  一大滴冷汗从闵墨额头滑落,他觉得自己每回答一个问题就都像是走在悬崖边上一样,随便答错哪个,前方就是万丈深渊。发现自己要当爹之後,魔王大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苏子悦那几位有了经验的老公取经。

  狼人拉著闵墨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了自己当时回答问题时的惨状,并告诉闵墨说:「苏子悦的问题是没有正解的,无论你怎麽答都是死路一条。早就听我家那老头子说怀孕的女人难缠,但是我觉得怀孕的苏子悦更加难缠呀。」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自己当时怎麽没有赶上这种特殊时期。

  此时此刻,闵墨面对苏子悦,小心翼翼的说道:「你有魔气护体,孩子没事的。」

  「那我呢?我有事就行了?」苏子悦说到这里,干脆坐了起来,对著闵墨说道:「我告诉你,等孩子出生以後这就是我们母子的地盘了,你靠边站去吧。你最近最好反省反省你以前对我做过的事,趁现在改过自新也许还来得及,省得到时候你出事了我哭不出来。」

  闵墨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泛著淡淡的紫光,他低沈著嗓音说道:「我出去一趟,晚些时候回来。」说完就快步离开了。苏子悦看著闵墨的背影,用力的哼了一声。房门在闵墨身後重重的合上,显示了他此刻内心的愤怒。

  一连几日闵墨都是早出晚归让苏子悦找不到机会发泄心中的不满,後来我们苏大小姐学精了,她稍稍的改变了一下自己的作息时间,於是之後闵墨每次回来都能看到苏子悦坐在床上笑脸相迎。有时笑的如春风一般温暖,有时笑的如寒风一般阴冷。闵墨的日子就在新上任不久的魔後反复无常的情绪中一点一点的过著。
  有一天闵墨无事,加上苏子悦心情不错,他便将她抱到腿上,搂著她说道:「你把孩子接回来吧?」

  苏子悦诧异的看著闵墨,之前因为他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喜欢她另外那几个孩子也是说的过去的。如今他的宝宝都在自己肚子里了,他还提出这样的要求,就只能说明他真的是一个喜欢孩子的人。认识到这一点,苏子悦心里顿时觉得暖暖的,一个男人如果能连自己和别的男人的孩子都接受,说明他真的很在乎自己了。苏子悦心里甜甜的,嘴上却偏不说,只道:「孩子们离不开父亲。」

  闵墨歪头看著苏子悦,忽然笑了起来,最後无奈的说道:「你当初把那几个孩子养在我这,就是为了和我说这句话吧?」

  苏子悦嘿嘿一笑,搂著他的脖子说道:「不愧是我男人,好了解我哦。那魔王大人看,是把孩子接过来呢,还是不接过来?」苏子悦用额头蹭著闵墨的脖子。
  闵墨用手托住苏子悦的翘臀,低声道:「那要看你今天晚上怎麽表现了。」
  苏子悦有些犹豫的摸了摸自己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还是不放心的问道:「真的可以吗?在我们那里这时候是不让的。」

  闵墨将大手盖在苏子悦的小腹上,说道:「你还不相信我吗?再说了,这是我儿子,我还能让他出事?」

  苏子悦顿时冷下脸说道:「那你就能让我出事了?」

  闵墨深吸一口气,想到了狼人的忠告,想到了自己的难兄难弟,闵墨突然说道:「把孩子接来吧……」

  「真的?爱死你了。」苏子悦一下扑住闵墨,然後吻上他的唇:「唔……今天晚上我在上面……」

  闵墨用手扶著苏子悦的後脑,将她的头固定,然後抢回了主导地位,说道:「你想怎样都行,只是我等不到晚上了。」说完,他便撤掉了苏子悦胸前围著的兽皮,捏住她浑圆的双峰,那里正因为苏子悦怀孕而显得更加丰满。

  「嗯……」苏子悦推倒闵墨,然後骑在他身上。她用手褪掉闵墨腰间的那条襟衫,用手熟练地揉捏他胯间柔软的阳具。闵墨许久没能近苏子悦的身,因此那里格外敏感。她不过轻轻逗弄了几下,便硬的像块铁一般。

  苏子悦扶著他的肉棒,对准自己的小穴缓缓地坐下来。「啊……好大……唔……」等到身体适应他的粗大,她这才开始缓缓地摇摆自己的身体。这样的体位让闵墨的肉棒插的更深,苏子悦觉得那棒子几乎要穿过宫颈戳入自己的子宫内了。因此她就不敢大幅的移动身子,只是趴在闵墨身上轻轻地动著。

  这样对闵墨来说简直就是煎熬,他忍了一会便翻身将苏子悦压在身下,说道:「你那样要磨到什麽时候?还是我来吧,你乖乖躺著就好。」说完,他抽出一个枕头垫在苏子悦腰间。她的腰肢被枕头垫高,那小穴便完全呈现在闵墨眼前。
  双腿被闵墨分开,臀部又被垫高,这样的姿势让苏子悦感到羞耻。她用手推著闵墨的胸膛,小声道:「你别看……」

  闵墨伸出手指拨弄她挂著少许露出的花瓣,说道:「这里我看也看了,亲也亲了,干也干了,怎麽现在倒害羞了?」说道这里,他埋首在她腿间,用嘴吸住了那道窄缝

           一百四十八、夫妻之间的较量

  闵墨用舌尖拨弄苏子悦的同时还将手指放到了她身下的那个小核上,用力的揉捏著。她的小穴中涌出大量的蜜汁,都被他吸入口中。苏子悦弓起腰肢,让自己的小穴更加贴近他的唇,令他的舌头可以进的更深,她不耐烦的催促道:「嗯……快点……我要你的肉棒……不要舌头……快点……」

  「唔……就是这麽求人的?」闵墨一边吸著,一边口吃不清的说道。

  「求你……快点……」苏子悦顺著他的话接了下去。

  「啧啧,一点诚意都没有呢。」闵墨说著,在她的花核上轻轻地掐了一下,接著便听到苏子悦尖叫一声,同时大量的温热的蜜汁喷入他的口中。他抬起头来,说道:「这样就泄了?真是没用的孩子呀。」

  刚刚泄过的小穴显得更加空虚了,她恨不得立刻就有粗大的肉棒插进来来填补那种空虚。苏子悦见闵墨完全没有要帮自己的意思,干脆自己伸手摸向身下。她的手指灵巧的钻进自己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的抽动起来。

  闵墨捉住苏子悦的手,抽出腰带固定在她的头顶,边道:「真是不该教会你自己玩啊,现在上瘾了?真是个小淫妇。」

  苏子悦无奈的摆动腰肢,用眼神祈求闵墨快点进来。「嗯……好难受……闵墨……帮帮我……嗯……嗯……那里想要闵墨的大肉帮插进来……嗯……」苏子悦身下的小穴一张一合的吐出晶莹的露珠,闵墨看的血脉喷张。他扶著肉棒,让那硕大的龟头在苏子悦那两片花瓣上不断磨蹭著,却就是迟迟不肯进去。

  苏子悦被他折磨的几乎要发疯,她开始尝试著向上挺动腰肢,试图将那棒子吞下去,可是每次都被闵墨闪过去了。闵墨似乎觉得这样很有趣,更加频繁的逗著苏子悦的小穴去咬自己的肉棒。

  不过几下苏子悦便累出了一身薄汗,她眯起眼睛微微喘息著,却忽然痛苦的皱著眉头叫道:「唔……我肚子痛……嗯……」她的身子像一只小虾米一样弓了起了,不断的扭动。

  闵墨吓坏了,慌忙解开绑著她的腰带,然後将手掌盖在她的小腹上,关切的问道:「怎麽了,怎麽突然这样……不应该有事的呀,很疼吗?」闵墨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子悦扑倒在床上。

  苏子悦跨坐在他的腰间,拿起那根腰带麻利的学著他之前捆自己的手法把闵墨的手捆了起来,并且说道:「警告你不许挣开,不然我就带著你儿子离家出走。」
  闵墨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她耍了,他稍稍的松了口气,刚才他的一颗心几乎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他瞪了一眼不知轻重的苏子悦,却也没说什麽,乖乖的躺著任她胡闹。

  「嗯……」苏子悦扶著闵墨的肉棒坐了上去,空虚了许久的小穴终於被填满时,她发出了长长的满足的叹息声。苏子悦坐定之後马上就迫不及待的动了起来,她的身子高高的翘起然後重重的坐下去,胸前丰满的乳房随著她的动作来回摆动。闵墨眯著眼睛看著那两只淘气的小白兔,很像挣脱开帮助自己的绳子然後握上去,可是又怕苏子悦生气,硬是生生的将那种冲动忍了下来。

  「啊……好深啊……嗯……」苏子悦随著自己的动作甩动头部,完全沈浸在醉人的欲望之中。每一次落下,闵墨的肉棒都深深的插入她的小穴中,那样的深度,她觉得那肉棒都会撞坏宝宝的。可是她却停不下来,只想追求泄身时的快感。
  闵墨由著她动了一会之後,便开始从下面向上坐挺身动作。起先他只是迎合著苏子悦的动作,後来他便渐渐地加快速度和力道,将主动权不知不觉中带回了自己这边。苏子悦由之前的控制大局,渐渐变成了迎合,再後来,便有些跟不上闵墨的动作了。

  「唔……慢些……啊……为、为什麽……你别动啊……啊……我、我不行了……唔……」苏子悦扶著闵墨的胸膛,勉强跟著他的节奏。「不许……唔……混、混蛋啊……你、弄疼我了,肚子……嗯……」

  「嗯……刚刚才说过谎话,我现在怎麽会信你?瞧你那表情……哪里像是疼的样子?嘴上说著不行,那表情分明是在求我用力插你那淫荡的小穴。嗯……还说不是?你下面夹那麽紧干什麽?嗯?」闵墨不管她,依旧我行我素的自下方差干著苏子悦的小穴。

  苏子悦累的趴在闵墨胸前,泪眼汪汪的看著他,试图用眼神打动他。闵墨笑著说道:「累了?下来躺著吧。」苏子悦摇头,死守著自己好不容易骗来的位置不肯让贤。「呵……真是傻得可爱啊……夫人……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嗯……」闵墨说著便开始了又一波攻击。

  「啊……我……要去了……啊……」苏子悦勉强著身子跨坐在他的身上,那种极致的快感顺著她的脊背向上攀升。下一秒锺,她就已经颤抖著软在闵墨胸前了。闵墨这一次没有像以前那样不停的抽动,而是停了下来安静的等著她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来。

  闵墨的手轻松地挣开绑著的腰带,轻轻地抚摸著苏子悦因为高潮而微微有些泛红的後背。「舒服了,我的小妖精?」

  「亲爱的……」苏子悦趴在他胸前,用手在他胸前一处粉红周围划著圈圈。苏子悦这一声亲爱的叫的闵墨嘴角不受控制的扬起,暗道女人果然还是要喂饱了才会听话。就听苏子悦用她最动听的语调说道:「亲爱的,我最爱你了。我想爆你菊花。」

  闵墨的笑脸瞬间僵硬扭曲,大手顺势在苏子悦的翘臀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那声音格外清脆。打下去的时候他的手几乎是被弹起来的,那样柔软的弹性让闵墨不由得想多打几下。他沈著嗓音道:「瞎说什麽的?谁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简直该死。」

  「你不爱我吧?为什麽这点要求都不肯答应我?」苏子悦扁著嘴,眼瞅著就要哭了的样子。

  闵墨疑惑的看著她,难道说女人怀孕以後还有这种要求?他在心里飞快地盘算著该不该去找狼人问一问,也许他已经从了苏子悦了?想到这里闵墨只觉得身後的菊花一紧。

           一百四十九、後宫终於建立

  苏子悦见闵墨迟迟没有回答,又再催到:「行不行嘛?」

  「我……再想想的,这次先算了,反正以後有的是机会,乖。」闵墨敷衍道。然後见她似乎也缓过来了,便提枪再战。不过此後闵墨一直想著菊花的事,也没了多大的心情,又草草的抽动了数十下,便射了出来。之後他又搂著苏子悦歇了一会,在心里期盼著苏子悦只是一时兴起,过阵子兴许就会把这事忘了。

  他躺了一会,便起身去准备把那几个人接来住的事情了。首先是腾出几间空房间来,即便是同住在一个山体内,闵墨还是找了相距很远的几处山洞,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领地,免得以後见面尴尬。又让那两个内务把屋子里面打扫干净,这才算是结束。至於去接那几个人,这麽丢脸的事,闵墨不想让他的人去,於是就打发苏子悦自己去传话。虽然闵墨告诉苏子悦时口气很不善,可是後者却笑眯眯的向他道了谢,并且说了一堆好话。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闵墨也只能无奈的摇头。

  苏子悦美得屁颠屁颠的回到了素蝶他们住的地方,苏子悦封後的那天他们都去了,因此并不吃惊。只是他们哪个也没想到闵墨会真的答应苏子悦的无理要求,把他们几个人接过去住。这样荒唐的事,恐怕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几个人听了都是喜忧参半,喜得是经常能见到苏子悦了,忧的是闵墨恐怕不是那麽好应付的。
  素蝶提出了不去可不可以,但是最後还是被否决了。一是拗不过苏子悦撒娇,二是担心闵墨会下不来台。他魔王大人都拉下脸皮请他们过去了,几个人再不去,恐怕不会有什麽好果子吃。而常欢的担忧则比另外三人还要多,出事那一天他是在场的,他看到了闵墨吸收了那种神秘力量之後是如何发狂的。这样状态下的闵墨怎麽会好心要请大家住到一起?常欢很担心以後的事情。

  趁著那三人和孩子们忙著收拾东西,常欢单独拉著苏子悦到了一块僻静的地方。常欢用肢体语言向苏子悦表示:她应该去弄清楚闵墨现在的身体状况。苏子悦愣了一会才想明白过来他说的身体状况是指什麽,她小心翼翼的确认道:「你是说那个光团的事?」果不其然,常欢听了以後用力点头。

  苏子悦说道:「现在看来应该是没事的,似乎只要不过分运用那个能量就没事──」说到这里,她猛地顿住。常欢不应该是单纯的关心闵墨的身体状况,那就一定是关於那个副作用的。他担心闵墨什麽时候抽风把他们几个人和孩子的性命都搭进去。虽然闵墨在那之後确实有点喜怒无常,可是并没有像前代魔王那样那麽夸张。而且说起来那神秘力量是被刻在墙壁上的魔咒,并不是闵墨吸进去的光团。说到底,闵墨到底吸进了什麽,她都还是一无所知的。

  想到这里,她点了点头说道:「你的话我明白了,我会尽快搞清楚的。不过有一点你可以放心,闵墨虽然情绪有些不稳定,但并没有到疯狂的地步。他自己做了什麽,他心里都还是有数的。」

  於是一行人分了来回数次,才将家里的东西全部搬到了新家去,并且重新铺了鲜草。他们做这些时闵墨一直没有露面,只在最後一切安顿好了之後才象征性的说了几句客套话。几个人也都心知肚明,小心翼翼的不去戳他的软肋。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苏子悦在闵墨眼皮子底下建立了一个繁盛的後宫这件事不出几日的时间就在魔都内传的沸沸扬扬,闵墨夫纲不振成了魔物当下最热衷讨论的一个问题。一个女人同时拥有几个不同的交配夥伴在魔都也并不是没有过,但是以前的几代魔後却都是从来都只有魔王一个丈夫的。大家说到这里就又将闵墨的父亲拎出来说,传说先代为了独占王後,还杀了王後深爱的男人,云云。最後那事越穿越离谱,根本已经找不出最初版本的影子了。闵墨的脸色更是一天比一天难看。

  苏子悦也是直到此时才知道因为自己的突发奇想带给了闵墨和素蝶他们多少麻烦,她找到闵墨,提出了让他们回原来的地方住这个想法。闵墨听了以後却说道:「我说住著,你就让他们安心住下。不过是些流言蜚语罢了,我还怕他们不成?倘若他们怎麽说,我就怎麽做,那才是被看了笑话。你安心养胎,别胡思乱想了。」

  「那你……那些话你别太往心里去,他们也是无聊传传罢了,毕竟日子过得太单调了。」说到这里,苏子悦想起了之前常欢的担心。她想著二人也难得谈一次心,既然今天说起来了,干脆就问个清楚。於是她又说道:「说起来,我一直有件事想不明白,不知道自己想过没有。那天咱们在山洞的石壁上刻得那些字才是豹人当初说的神秘力量,那你那次吸收的那个光团又是什麽?我这阵子一直在想这事,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闵墨拍了拍苏子悦的背,安抚道:「那个不会有事的,你别瞎想,你看我不是好好地,哪有那豹子说的那麽邪乎?」

  苏子悦见闵墨说的这般肯定,便猜他已经知道了那个光团的来历。想到这里,苏子悦有些不高兴了,她生气的说道:「闵墨,我有什麽事都和你商量,可你呢?你知道了那光团的来历都不告诉我,害我还在这替你担心著,你好意吗?亏你还说我丈夫呢,你哪里配了?」此刻苏子悦终於找到机会将闵墨说给她的话原封不动的送了回去,说完之後便觉得神清气爽。

  闵墨见苏子悦似乎又要开始说教了,连忙说道:「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我也就一直没说,今天既然你问了,我就告诉你好了。那紫色的光团其实是我父亲的力量。」闵墨说著,扶著挺著肚子的苏子悦到椅子上坐好。

             一百五十、全文完

  「你父亲的力量?这种东西还能传承呢?」苏子悦惊讶道:「你怎麽知道的?」
  「还记得那些墙壁上的字吗?你不懂这里的语言所以看不出,文字的最後一段时候来有人写上去的,因为字体不一样。」闵墨说到这里,看了苏子悦一眼,才慢慢说道:「写那段文字的,就是我父亲。」

  「他说什麽了?」苏子悦问道。

  闵墨垂下眼帘,半晌才道:「大概就是说他学了那神秘的魔咒之後虽然变得越来越强大,可是却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做出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最後他在事情变得更糟糕之前将自己的力量分离了出来存放在那个山洞里。我吸收的就是他的力量,也许是因为没有直接接触过那个魔咒,所以我的反应并不很严重。即便是脾气有些难以控制,但是不会做出荒唐的事来。我父亲他还说……他很爱我和我母亲。」

  「闵墨……」苏子悦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後向他张开了双臂。闵墨走过去蹲在她面前,让她搂住自己,轻轻地抚摸自己的头发。而闵墨则将脸贴在苏子悦隆起的腹部,安静的呆著。苏子悦不想让他因为过去的事情而难过,便岔开话题问道:「你说宝宝长得会像谁呢?」因为没有了性别的悬念,苏子悦也只能猜测一下长相了。

  「当然像我,魔都的孩子长得都像爸爸。」闵墨瞬间打破了苏子悦的幻想。
  原本的好气氛因为闵墨这一句话而消失殆尽,苏子悦的「孕妇病」一下就上来了,她脸色一沈,讽刺道:「像你短尾巴猫的那个样子?」

  「你……你还好意思说,好不容易给你见到了真身,还认不出来是什麽,真是没用。」说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说道:「我父亲也真是的,有时间写那些还不如写写我到底是什麽来的有用。」

  「闵墨,说正经的,你应该开始记录魔都的一些事情了,知道多少就写下来多少。这样以後的人也有个考究,不然太可惜了。而且,如果我是你,我就会请个老师教那些孩子们你们的文字。这是一种文化,不该丢弃的。」苏子悦捧起闵墨的脸看著他的眼睛正色的说道。

  「好。」闵墨点了点头,轻易的就应下了这件事。

  苏子悦摸著自己圆鼓鼓的肚子问闵墨道:「你看,你有什麽事都瞒著我,并且对我一点都不好,我瞧著等孩子出生以後我是铁定哭不出来的。」

  闵墨释然的笑了笑说道:「如果我死了,这魔都就是你和孩子的。你放心,但凡是有异心的魔族,我都已经处理过了,直到这孩子有能力自保之前绝对不会有事的。我说过,我会把这些事收拾妥当再把魔都交给你,不用担心。到时候豹人一族,我想还有狼人,他十有八九也是要继承他父亲首领的地位的,你有这两个强大的魔族,不会出事。」

  「你真扫兴。」苏子悦不高兴打断闵墨,她本来也只是开玩笑的随便说说,想听他哄自己两句,没想到闵墨却在这里像交代遗言一样的说了这麽多。

  闵墨将苏子悦从椅子上抱了起来,向著屋里走去,边走边道:「怎麽,心疼了?我就知道你舍不得。你从来就是个心软的人,不然後面也不会住了那麽多男人。」苏子悦用力捶了闵墨的胸口一拳,没接他的话,算是默认了。

  随著日子的推移,越到临近生产的日子苏子悦越发的张狂起来,她最经常做的一件事就是一手撑起圆鼓鼓的腹部,一手指著闵墨做茶壶状,训斥道:「看你还能嚣张几天,有你哭的时候,到时候我带著你儿子养一群小白脸。」

  闵墨这时也只能无奈的摇头道:「我这还在呢,你小白脸还少养了?外面怎麽传我的你最清楚了吧?嗯……这谣言别是你传出去的吧?」

  五年後。

  一个黑头发大眼睛的小男孩倚在石壁後鬼鬼祟祟的探出头打量著四周,见四下无人,这小家夥撒腿便向外跑去。还没跑出几步就被一只大手抓住领子拎了起来,那小男孩顿时变得垂头丧气起来,一张小嘴撅的老高。只听头顶那人问道:「怎麽,又想跑?」

  「老爸,我将来真的不想当什麽见鬼的魔王,你让我出去玩会吧。」那小男孩抱著那高挑男人修长的大腿哀求道。

  「不当魔王你还能当什麽?」那男人生气的训斥著:「做魔王就是你的责任!真是气死我了,怎麽生出你这麽个不争气的儿子来。」

  「你才不争气呢,老妈不是老说上梁不正下梁歪麽,她说我都是随你才这样的。」那小男孩气鼓鼓的说道。

  「胡扯!我小时候哪有你这麽淘气?我比你还小的时候就能把魔都里好些事搭理的有条不紊了,再瞧瞧你,除了玩你还会什麽?你妈就会瞎说,别听她的。」男人试图将那小孩从腿上扒开,但那小孩就像是黏在他腿上一般,怎麽拽都不下来。

  那小男孩突然大叫道:「妈,妈!老爸又说你坏话了。」

  那高大男人顿时身形一僵,向後望去,却见後面出了空气什麽也没有。就是这一个愣神的功夫,那小男孩已经一溜烟的跑出去了。那男人咬牙切齿的说道:「真是宠坏你了。」说完之後,便认命的往回走去。既然工作推不给儿子,就只能他去安抚那些哭哭啼啼外加些歇斯底里的女人了。

  而此时,魔都中对於魔王的传言早已经不是之前的夫纲不振了,而是说这任魔王是魔都有史以来最有本事的一位。不仅让魔後心甘情愿的给他生下了魔子,还陪他著一起管理魔都。魔後是个亲切的人,给了魔都中的女人许多宽厚的福利,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接受这些魔物了。而魔王也开始撰写魔都编年史,记录魔都中的一些重要事件,还将魔都中的文字最大化的推广了。而魔王那有些混乱的家庭生活,已经不再是大家关心的话题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